My Sponsor

2010年9月23日 星期四

肉骨皇 ~ 仍未煲起


七月上旬‧有雨

在香港做食肆,有某幾款食物是總受歡迎的。一是早幾年的牛湯河(當然,現在已經開至水尾),另一就是做星馬菜,尤其是做肉骨茶了。大抵香港我天氣,也是濕濕熱熱的,來一窩醇香的排骨湯,如果好吃的話,總能喚起胃口。在飲食雜誌得知,在大坑開了這間以肉骨茶為名的店子。本來也甚有興趣。但朋友來過,說只不過爾爾。但一心想試,就等多兩個月再來,看水準如何?


有不少的傳謀報導


在假日的下午來到,這裡是浣沙街尾,比浣沙廚房還要入一點,就在十二座牛雜對面。只見門口貼上了不少飲食傳謀的報導,還有點聲勢。人不少,只見差不多坐滿人,沒有訂位,不過也有位。看餐牌,肉骨茶當然要點,要了個小的。另外一碟怡保芽菜雞,再來一碟星馬炒新竹米粉(明顯地,那昤胃口仍在啦!),應該很豐富的了。


假日,人客也不少的



肉骨茶先來,是盛在一個小窩,及用上一個爐去熱著的。呈深色,先聞一下,完全沒有肉香味,也沒有什麼藥材的味道。什麼也不用說,先嚐一口,果然跟聞起的感覺是一樣,很薄身,還有的是不夠熱。肉骨湯底不行,也不用試其他的配料了。不過在吃至後期,湯的份量少了,燒起來也越來越熱,就好喝一點。以此為招牌菜的這個肉骨茶,表現差強人意

用爐熱著的肉骨茶,原來也不夠熱


不合我心意的味道



再來的是怡保芽菜雞,芽菜雞的主角非雞本身(因為多數是浸雞,精華也去了做雞油飯了,詳情在此)而是芽菜,尤其在香港,如果吃得到怡保芽菜的,也是誠意。所以當雞拿了上來的時候,我是無限憧憬的去看看是不是怡保芽菜。撥開雞肉,咦?為何只有一點點椰菜?再問,原來是漏了。

怡保芽菜雞...


誰偷走了我的芽菜?



侍應在道歉之餘,也拿來一碗芽菜。噢!只是一般的本地芽菜,幼幼的,令人大失所望。最糟的是,這個芽菜只是用水白烚,沒有調味,吃起來淡口之餘,還有點「青」味,難吃。至於雞肉,滑就是滑,但沒有什麼味道。沒味道的原因我是明的,但至少醬汁可以做得夠味一點,但,毫無幫助。唯有自行拿點黑醬油,去增味。這個怡保芽菜雞,因為芽菜,比肉骨茶更令我失望。

這就是怡保芽菜?


這才是怡保芽菜(攝自另一間星馬菜館)!



吃了雞,等了良久,星馬炒新竹米粉才來。說是用新竹米,看上去也是的(對不起,怡保芽菜的陰影尤在)。炒得乾身,不油,火侯不錯。但,味道為何會如此淡的?尤記得在餐牌上,這味菜是有隻辣椒的,但吃起來是索然無味,唯有又要自行加黑醬油,味道才好一點。

沒什麼味道的炒新竹米粉



坦白說,試了幾味,包括這裡的招牌菜肉骨茶,也不見佳處。但見這裡人也不少的,大家其實為什麼食物而來的?還是星馬食物本身是有一定的吸引力?不明白。



評分:(以5個&為滿分)
食物:&&
服務:&&1/2
環境:&&1/2

餐廳資料:
BakkutKing
大坑浣紗街45號
浣紗花園地下1號舖
2972 2266

1 則留言:

  1. 今天的香港人,很多都不知「好食」為何?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