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onsor

2021年3月1日 星期一

木戶 ~ 最愛居酒屋

二月下旬·晴

晚市重開,大家有什麼是最想去吃的?你問我,一定會有一大堆答案,當中「居酒屋」一定在列。話說回來,不是未試過下午吃居酒屋。但一個喝啤酒吃串燒及酒餚的地方,下午來感覺怎說也有點格格不入。所以等到重光,第一時間就找了家居酒屋去吃,就是這裡。

店子在綿登徑,不難找。舖面不小,裝修也光鮮。甫進店,先經過的就是半開放式的串燒吧檯。只見火光熊熊的,大廚木村在忙碌工作中。這天跟家人同行,三人就進佔在埋邊的四人卡座。這裡少了正宗居酒屋的烏煙瘴氣的感覺,是頗舒適的。

今天來的另一原因,就是宮崎食材。大家知我是宮崎食材的粉絲,就是到當地的食材美食團都辦過五、六團,一同前往的大廚也有近二十人。大廚木村就是宮崎人士,他在本月引入一系列的宮崎食材,正好這天就來一嚐。

2021年2月22日 星期一

號外:東京精華遊 ~ 東京人壽 Florilège フロリレージュ


二月上旬·有雨

今天不敢說,但其實十年來我都是「Sorry lor,我就只係唔去東京」果種人。還記得上次來是要帶一班朋友在這裡吃喝。今次就是因為一項工作,又將我帶回來這個繁忙得令人頭痛的城市來。


年少時常來這裡,一來就是兩星期,到處逛食玩買。但忽然在一天覺得「夠了」,此後就避開這個地方,每次來日本都會選其他地方。今次又來,在成田下機。在地鐵站拋低行李,第一件事當然是找吃的。第一站,就是這裡。

位於渉谷的店子,不難找,餐廳就在一幢時尚的建築物內。走過店子的玄關,看到的就是廚師們華麗的工作檯。廚房佔去了舖面的絕大部份,食客就圍坐在四周的吧檯上,氣氛輕鬆隨意。

大廚川手寬康率領他的廚師團隊在忙碌工作,出生於東京的他在廚師家庭下長大。2007年從法國回日本在米芝蓮三星店Quintessence工作,2009年在南青山開立自己的店子。於2015年開立這裡,之後摘下米芝蓮二星。

2021年2月21日 星期日

文華廳 ~ 聚焦

二月上旬·晴

除了2021年港澳米芝蓮推介結果發佈以外,文華廳的重開絕對是食壇在農曆新年前的大事。朋友約來吃吃,當然卻之不恭。這天下午到來,廳面近半的位置坐滿認識的朋友,當中包括食界、傳媒界、公關界再加上食材入口商,大家也趁店子重開來湊熱鬧,好不有趣。

新「文華廳」因為加入了以前MO Bar的一點位置,地方是大了一點。換上了藍色的主調,以本地中菜廳來說是新穎的。當然這裡的景觀是好得令人無話可說的,居高臨下也有維港景。是日陽光普照,感覺是心曠神怡的。


朋友安排好是日餐牌,其實也是請大廚黃師傅發辦。當然來到這些級數的中餐廳,作為食客的我也樂意接受大廚的安排。歡迎飲品是一小杯冷泡茶,是用上冰滴咖啡的方法去泡茶。口感清涼而味道清香,生津醒胃。

2021年2月19日 星期五

方榮記 ~ 全港最好的沙爹麵,沒有之一

二月中旬·晴 

網上熱討那裡是最好吃的沙牛,之前也跟朋友聊起這個話題,其實沒懸念一定是這裡。

朋友約吃午餐,來了這裡,為的當然是沙爹鍋而來。這是政府加強其統治要大家「安心出行」的第一天,坐下來四周食客及伙記的話題也圍繞這個擾民的措施。

吃了多年,來這裡也只會因為一件事:沙爹鍋。檯中間放上了氣體爐,沙爹湯放在鐵鍋內放上去。二人的午餐,可以簡單一點,就來牛肉、菜及麵就已經很足夠。

2021年2月17日 星期三

Velo Italian Bar & Grill ~ 牛年·宜吃牛


二月中旬·晴

其實牛年同吃牛肉沒有什麼關係,只是一個吃飯的理由。

朋友約吃午飯,想吃牛。想起之前在隔離喝酒,離開時見這裡的餐牌上取價合理之餘,也有朋友想吃的牛肉。不用想太多,就在另一天來了這裡。

說實話,如果不來,也不會看看店子的背景,原來是上環老牌意大利菜館Gaia Ristorante同系店。氣氛輕鬆隨意的店子,午市人客可不少,眼見是差不多座無虛席。朋友要了杯白酒,埋年還有海量工作要應付,這一天就只有不喝了。

店子午市有套餐供應,卻也從散點餐牌上看到有興趣的項目。所以二人就決定兩邊都點,混合分吃。前菜及甜點部份是自助式,當然不能分吃。前者是朋友喜歡的凍海鮮,還有芝士及好幾款沙律的選擇。


2021年2月7日 星期日

北記咖啡奶茶 ~ 食壇「關注組」的新常態

二月上旬·晴

2020年令這個地球也在翻天覆地的轉變,香港的食壇也不例外。由限聚六人至四人再減至現在的二人,禁晚市甚至連午市堂食都一起禁,香港的飲食圈也都變了另一模樣。除了今天中/法/意/日/大/小餐廳都一併「九衝」搶盤菜市場外,就是各大小「關注組」的影響力。

君不見今天大小飲食項目都有個「關注組」,由食材至飲料還有醬料甚至廚具,總之可以「關注」的都去「關注」。你問我,事物還不是在那裡?從來也沒有什麼改變。只是人們就如剛睡醒一樣,什麼都「關注」一下。

海陽·居酒屋 ~ 一個喝酒的下午

二月上旬·晴

疫情下,帶來荒謬的新秩序。例如下午四時開始吃晚飯,又例如消失了的歡樂時光。想好好的坐下喝酒,就要推前至午飯時間。上次喝生啤是在那時?可能是兩個月之前的事?在我成長後的人生而言,也算是首次。

好像這一次,喝酒朋友約吃午飯,很自然就想到居酒屋。選了尖沙咀的K11,見這裡未試過,就來一試。店子雖說是居酒屋,但在店外的酒吧以外,店內有頗大的壽司檯。一時未到進店,座無虛席。

喝酒的人坐下來,不用說太多,就來酒。作為居酒屋,這裡酒牌上的選擇也不算少,就是日本威士忌也有二十多款。清酒也是差不多數量的選擇,由百元以下的300毫升男山至萬元以下的1.8公升十四代也在陣中。

2021年2月1日 星期一

Restaurant Petrus ~ 彷如隔世

一月下旬·晴

好的店子,很多時也不常來。還記得上次來這裡的時候,就是其再摘星的前幾天。今次來,就是2021港澳米芝蓮推介發布的第二天。

朋友約吃飯,問來這裡好不好?當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對這裡當然不會陌生,單以景觀計,位於港島香格里拉酒店56樓的這裡當然在本地是數一數二。朋友選這裡也有另一原因,就是大廚Romain Dupeyre剛上任兩個月。來自曼谷Sirocco Restaurant的他也曾在幾間名店工作過,也正好趁這次機會試試他的餐牌。

就在午市餐牌中選上三道菜,而對西班牙紅蝦很有興趣,也將之加在主菜前。先來的麵包籃,盛上的都是熟悉的項目。這裡的法包是本地做得最好的地方之一,外層脆口而滿有麵粉香味。微暖,塗上牛油非常好吃。

2021年1月31日 星期日

The Hunt Coffee & Roastery ~ 咖啡以外,食物也不錯


一月下旬·

談起觀塘區的食肆,有個有趣的現象。餐廳數量真的多,但要找有水準的數來數去也只是那三幾間。如果說茶記還可以有多三、幾間選擇,但要正正經經的坐下吃東西,地雷就多,可吃的地方很少。


店子也開了好幾年,但因為這裡在新傳媒附近,很多時跟其編輯開會也會來這裡喝咖啡。只知道這裡是家咖啡豆烘焙店加咖啡店,從來未試過店子的食物。前幾天和小朋友在外邊經過,給他看到一道龍蝦扁意粉,就找了個周六下午舉家來試試。


店子不小,都可以坐幾十名客人。午市餐牌,選擇其實不少。「The Hunt Signature」內除了小朋友的心水龍蝦扁麵以外,還點來西班牙烤豬腩及漢堡包Hai to King Burger

2021年1月30日 星期六

Castellana Restaurant ~ 新常態下的午餐

 一月下旬·晴

下周有空吃飯?
來來來!

最近不是很忙嗎?

爆忙!但飯還是要吃的。

就來悶死了,如有飯約可以的話都不推。

來了這個地方,第一次來的時候覺得菜式紮實有水準,印象不錯。側聞最近加入了黑松露菜式餐牌,就來一試。上次坐的是埋邊的長檯,今次安排了坐在窗邊的位置。落地玻璃透進自然光,先來一杯意大利汽酒,感覺舒適。

朋友發辦試菜式,五道菜的午餐由店子分別由店子tasting menu、時令黑松露餐牌及經理推介的新菜式組成。侍者拿來大圓包,呈微厚的外皮非常脆口,內裡是鬆軟非常。以橄欖油及陳豬佐吃,第一道菜未拿來已差點要吃得追加。

2021年1月29日 星期五

MEATS ~ “The free flow wine is FREE!”

一月下旬·晴

什麼也不用說,先看看這一頓在中環蘇豪午餐的價錢:

 -
三道菜,前菜/主菜/甜品

- 汽酒、白酒、紅酒任飲

- 每位$198,還要免收加一

便宜嗎?是非常的便宜,也真正反映出今天市道是如何的差。

這一天在中環工作完畢,正好找個地方吃午餐。之前有幾次經過這裡,給店名吸引著:這是食肉獸該來的地方吧?侍應招呼坐下,店子是日也差不多座無虛席。侍者來介紹是日午餐,慣性分心的我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聽。

job也喝一杯吧,侍者卻說午餐的酒是任飲的。什麼?免費任飲?是的,汽酒、白酒及紅酒都是免費任飲。有點不可置信,就先來一杯汽酒。或者是任飲,汽酒也斟得頗滿。好好喝一杯,靜侯我的午餐。

2021年1月27日 星期三

天鮨日本料理 ~ 炙手可熱

十二月下旬·晴

實不相瞞,在香港是真的少吃鮨店(埋單計算就是一年最多三幾次咁大把)。多得老饕朋友安排,這天就試試這間位於嘉路連山道口的店子。也真的配服當時朋友的堅持及膽量,實在我是抱著十級懷疑的心情走進來的。

但原來跟他在另一間酒店內的日本料理店已合作多年。人雖年青,但也具備鮨店師傅的淡定,在準備食物時認真也專注,態度一絲不苟。

真的,最怕「口水多過浪」壽司師傅,專心工作就好。


2021年1月26日 星期二

號外:意大利精華遊 ~ 辦館後的餐廳 Trattoria Amici Miei

一月上旬·晴

這是一個月內的第二趟意大利之旅,美食團的工作完畢後,在米蘭離隊留下來往Bergamo繼續食評人的工作。再回來這個意大利北部的大城市,留了三天兩夜。米蘭來過n次,但總是來去怱怱,就趁這兩天悠閒地在這裡圍走走。

這天晚上,想找個地方吃一點地道料理。做了點功課,來了城南的這裡來。乘電車來,也很方便。店名「Amici Miei」就是「My Friend」的意思,或者是個朋友聚首的好地方。店前是賣雜貨及食材的零售店,後方就是餐廳的部份。


一個人來,坐在餐廳的一邊。坦白說,我對店前是辦館的餐廳很有點偏愛,感覺上是地道得多(所以在佛羅倫斯吃牛扒時也選這樣的店)。餐牌上都是平凡不過的米蘭家庭菜,隨手點來燴牛肚及米蘭牛仔肉。先挑一瓶紅酒,這裡的酒都不貴,水準也不錯。

侍者拿來一籃麵包,是切成大片的法包。不熱,其實有點凍,作為亞洲人當然要一點理解才會覺得好吃。事實上,在這裡麵包的功用是令大家在吃主菜之餘,也保證吃得飽。就像單尾一樣,是飽肚之物。當然佐芝士或凍肉同吃,也很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