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onsor

2010年4月26日 星期一

波士頓餐廳 ~ 想當年的三大扒房


三月上旬‧有雨

(由我所寫,相關的報章專欄文章在此。)

求學時期的十幾年,都在灣仔區渡過。想當年,每天的午飯,大多也是在學校飯堂搞掂。每天飯盒的選擇也只雞、牛脷、豬扒,與及紅(茄汁)、白(忌廉白汁)、黃(咖哩汁),「三三該九」的九個不同的組合,要幾難食,有幾難食。(就是因為我在地獄出來,所以人大了,也不用去什麼破地獄,哈哈!)


歷史悠久的店子


清楚記得,那時在灣仔區,有三間豉油西餐廳鼎足而立,剛巧三間都以賣西式扒為主,它們就是帝寶,波士頓及金都。那時,如果銀根鬆動,就會立即去鋸扒,一客T骨扒,盛惠32元半,那時飯堂的飯飛,才只需六元半!到了今天,就只剩下波士頓。


又幾年沒來了



看過很多這裡的「喊面」食評,真係退步了這麼多?也想再來這裡吃一吃,就趁一天練習完畢來了。這裡以前是兩層的,現時樓下已經是一間傢俬店,及一間小小的麵包西餅店,只剩下二樓的大半層,才是餐廳。略暗的燈光,還是那個永恆的綠色卡位。總覺得這些老派的港式扒房,總會保持著那個老樣子,就如森美餐廳的紅白格,牛屋的柚木檯等等。

還是那個格局



餐點除了在膠牌上,就是印在墊檯的餐紙上。各式扒類,價錢大多由六十八至九十八,選擇就總是豬/牛/雞/大蝦的那些「海陸空」中包圍。上次來,已是四年前了吧,吃的就是火焰牛。四年後的今天再來,這個火焰牛還加上了個註冊的洋名Beef Brochette Flambé,不簡單,就來一客,看看又如何。

熱脆的鹹餐包



之前的食評,都寫過這裡的伙記是滿有效率的,沒有什麼服務可言。但是日來到,伙記的服務又真的很不錯,很有禮貌,一揚手,他們就立即來,也都做足了要求,在未就食物以前,值得先讚一讚。侍應無聲無息的放下麵包,已不是以前的嘉頓衛星包,而是一個大大的鹹餐包。包是熱熱的,表面略脆,而塗上牛油,沒有不好吃的道理。

刀柄還有點濕濕的...



這裡用上的牛扒刀,尖咀窄鋒薄身,都已是用上一段時間的樣子。而令人不太滿意的是,牛扒刀的木刀柄是有點濕濕的,似乎是洗了未乾透的,有沒有搞錯?牛扒刀,我總是喜歡比較重身的,如Bistecca又或是Morton’s的都是心水。

龍蝦湯算是這樣子



再來是湯,這裡的火焰牛柳有兩個價錢。98元的跟紅白湯,沒有甜品。而115的就名命為「龍蝦湯火焰牛柳餐」,那跟的就當然是龍蝦湯了。當然,不要期望這裡的龍蝦湯是Bostonian、Harlan’s又或是Lobster Bar的級數,但喝起來也有點鮮味,亦有蝦肉粒,算是交了功課的了。有時認真的龍蝦湯,已不是這個價錢。


Show Time


好了,主角上場,而這個一向也是吃這個火焰牛柳的「表演項目」。侍應先放下放了薯條及配菜,燒得紅紅的鐵板。再拿來兩件用長劍刺著的牛柳,上面盛有點了火的玫瑰露。首先將牛柳沾點酒,再放下鐵板,之後再淋酒。一時間火光熊熊的。雖然已吃過無數次,但每次都會「嘩」一聲的,未試過的,真要試試。

先點火



這個「表演項目」除了「放火」,其實還有「放煙」的部份,就是在當火將熄滅之際,侍心應又將醬汁倒下熾熱的鐵板上,一時間又燒出濃煙,醬汁燒得滋滋的響。如果不想給醬汁彈中的,唯有拿起餐紙阻擋了。這個先火後煙的吃法,真的是十年不變。

再噴煙



視覺效果十足,味道又如何?牛柳要了medium-rare的,真的燒得外邊全熟,內裡嫩紅,摸上手是暖暖的,火侯還是那麼的恰到好處。吃起來肉質鬆化,是醃過的,味道有點鹹,但這就是港式扒房的做法。不過還好是沒有下鬆肉粉去處理過,吃起來也算是滿意的了。所以可以想像之前去森美吃過未醃過的T骨扒,是何等我滿意。牛柳好吃,墊底的炸薯條是又油又不脆,雜菜也只是求其的烚來的,是老樣子。如果不飽,還可以跟飯或意粉,包保吃得飽飽離開。

火侯是剛好的



這個貴一點的餐除了是龍蝦湯外,還有「特色甜品」的,是日的就是藍莓芝士蛋糕。芝士蛋糕不夠軟滑,是實實的,藍莓醬太多,不過港式甜品,就是這樣子。最後還有飲品,要了杯凍奶茶,不要問我鋸扒為什麼不喝紅酒又或是黑咖啡,我來這裡,總是喝凍奶茶。是特別好喝嗎?不是,但就是習慣了。

還有甜品呢!



埋單百三有找,坦白說,是很高質素的牛扒嗎?不是的,但如果想平平地的鋸餐扒,這裡就真的是選擇。而比較起來,總覺得這裡比金鳳、金雀等等都要好的。而在香港,有太平館這等經典的豉油西餐廳,也應該有波士頓這等港式扒房。希望十件八載以後,這裡還在。



評分:(以5個&為滿分)
食物:&&&1/2
服務:&&&&
環境:&&&

餐廳資料:
Boston Restaurant
灣仔盧押道3號地下
2527 7646

9 則留言:

  1. 以前做"靚"時的聚合點…
    現今人老了,年輕時的友儕也很少聚在這地方
    但有時在天地打書釘之餘也會過來吃
    試試拾回舊日的點點記憶

    回覆刪除
  2. 最印象深刻是那個橫掛在外的霓虹光管綑字招牌,
    有大大隻大龍蝦的........

    噢!當年是新穎的東西喔!
    (當年是指二十多年前了.....)

    3無(老)師奶 敬上

    回覆刪除
  3. 火焰牛柳是當年的必吃項目,許久沒去了,沒記錯的話,那裡有粥吃的。你提起,很懷念,也是時候舊地重遊了。

    回覆刪除
  4. 花花,去再吃一吃吧,也不太差。

    3無帥奶,說的對!我也記得那隻大龍蝦!!(即係我年紀都唔細啦,哈哈)

    Thalia,也希望這裡可以一路經營下去。

    回覆刪除
  5. Thank you so much for writing about another old shop! My father used to take me here a few times during the 1980s. Glad to see it is still around. We used to call places like these "cheap steak" because the sizzling platter steaks contain meat tenderizer to make them softer. Still tasted great, a true Hong Kong invention. I also miss the really old "Ruby" cafe and a place that is no longer around called Yung Kee that was famous for honey nougat peanut candy around the Sheung Wan/Central area.

    回覆刪除
  6. 是的,很多朋友,包括我,年青時也只能吃這些老式西餐廳的疏打牛扒。在真正牛扒界別,這個做法實在不值一顧,但對於我們而言,是別有一番感情的。

    這就真的是「80後」難以明白的事情了。

    回覆刪除
  7. 叫我想起兒時爸爸常帶我去吃北角那間海洋餐廳,我每次也點鐵板餐

    回覆刪除
  8. 年多前咪有一排 K 兄等去過話好難食o既, 而家係咪好番d ?

    回覆刪除
  9. 回憶係無價嘅! 細個食嘅洋餐…好似得番呢間…其實味道冇變,變嘅係我地嘅口味…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