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onsor

2020年8月2日 星期日

號外:KC廚房 ~ 盛夏時令 鳳眼果豬腩肉炆鮑魚



八月上旬·晴  

每晚自煮,都以方便簡單快捷為主。周日在家,多一點時間去煮,也可以多花點時間在市場看看有什麼時令品。前天行經馬寶道街市,見有鳳眼果,大喜,買下一磅。 

就煮個鳳眼果菜式吧。 



 談起鳳眼果菜式,大家或者會即時想起鳳眼果炆雞。個人而言,反而不太喜歡這樣做。我家的做法,是炆豬腩肉。而總覺得鳳眼果的香味跟鮑魚的鮮甜味配搭得很好,就來煮一味鳳眼果炆鮑魚豬腩肉吃吃吧。 



2020年7月26日 星期日

號外:KC廚房 ~ 阿媽夏天煲的湯 冬瓜肉粒湯


七月下旬·晴

疫情之下,晚晚自煮,閒時自然要想想煮些什麼。南方人冬天喝老火湯及燉湯,夏天喝的是滾湯,這也是KC自小家裡的習慣。還記得家母說了無限次「夏天唔食冬瓜都唔知食咩好」,在云云冬瓜菜式中,最令我有印象的就是一味冬瓜肉粒湯。

就跟大家分享這個易到不行又時令的食譜。


材料(購自街市):

- $30新鮮肉眼
- 半斤草菇
- 夜香花適量
- 「一吋」冬瓜
- 調味:醬油、砂糖、鹽、薑、鹹蛋



北海道精華遊 ~ 夏天去虎屋吃鰻魚 日本料理とらや


七月中旬·晴

說來奇怪,雖然這裡是間米芝蓮一星的日本料理店,但來過三次也總沒吃過其會席料理,吃的都是鰻魚

每年七月當夏天開始,店子會將「うなぎ」貼出來,代表可以在這裡吃鰻魚會席了。店主兼大廚丸山氏曾在「東京竹葉亭 札幌店」工作過五年之久,於1996年開立自己的日本料理店時也會在夏天供應拿手的鰻魚。不少食客也會為止專程而來,當然也會包括我。


這是一間位於円山公園附近的小店,古撲的外表,內裡也是簡單的和式。推門進內,用餐的地方就在二樓。爬過長長的樓梯,食客都安排在獨立房間內。如果不喜歡坐塌塌米的話,亦可以選擇有檯椅的房間。



2020年7月21日 星期二

號外:関西精華遊 ~ 在紅燈區的窯燒牛肉 北新地福多亭


九月下旬·晴

上一次在関西吃了幾頓出色的牛肉料理,當中除了京都祗園的「肉の匠 三芳」(請按此參考舊食評),另一間就是這裡了。這一次在工作之後,約了日本團長丁丁同來吃一頓。


因為團長二人各有工作,完團時我回京都,而她就在大阪,就約了翌日來吃。店子在北新地,這是我非常熟悉的地方吧?不過還只是第一次來這裡。餐廳所在的曾根崎一丁目,其實就是北新地的最外圍最接近梅田的地方。


走下樓梯,店子就在B1。走進內,這裡其實就像一間洋式酒吧多一點。坐在吧檯前,只見料理長鵜飼浩先生在專心地切割牛肉。而在他背後的就是店子的另一靈魂所在:用來烤肉的窯燒爐。選好餐牌,請待酒師決定選來香檳,好好期待是晚的餐點。



2020年7月19日 星期日

蘭香園茶餐廳 ~ 再見


七月中旬·晴

餐廳結業,在這個年頭的香港還算是罕見嗎?一時三刻就傳這裡轉手,那裡又一星期只開兩天,根本就是天天都會發生的事。只是這裡,真的有點可惜。


原本只是來過幾次,但因為近年搬了來附近居住,來的機會也多了。不要看觀塘加上牛頭角都是大區,也是一等一的人口密集區域,但其實要找一間有水準的茶記真的不易。另一個這兩、三年來得更多的原因就是店子開得夠夜。營業至凌晨一時的地方,也是名副其實的深夜食堂。



2020年7月16日 星期四

君御燒味 ~ 天后人氣燒臘店


七月上旬·晴

談起燒臘店,或者大家隨手都可以數來一埋出名的。灣仔再興+陳記+海記、跑馬地永祥、柴灣新桂香、中環龍記+金華、上環新園興記、太子永合隆、旺角富記、元朗添記、上水的陳六記等等。不過也有好些街坊人氣小店,這裡就是一例。


跟不少出名的燒臘店一樣,如果飯市來,人多到不得了。門外堆滿不少人,等位及等外賣都有。跟不少燒臘舖一樣,坐下第一件事就先來例湯。這裡的例湯不錯的,料多也認真。如是日的紅蘿蔔豬展煲佛手瓜,我是連喝了兩碗。



2020年7月13日 星期一

22 Ships ~ 男士之夜


七月上旬·晴

要數在這裡吃的經驗,也要在八、九拿前開始數起吧?那時在香港忽然興起主打西班牙小吃Tapas的酒館,而這裡就是當中做得比較好的。店子早前關門了好一陣子,在六月尾重開,主打的同樣是西班牙小吃。就在一個周四晚上,四位男士一同來吃。



店子大部份的舖面也是吧檯位,而二至六人檯就在旁邊。地方不算闊落,但上酒館就是要熱鬧。是日雖然只是平日,但也是座無虛席的。上tapas館子,坐下就先喝酒。在這裡可以喝西班牙生啤Estrella,只是$38一杯,非常經濟。




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

號外:北海道精華遊 ~ 在利尻島不吃海膽應吃什麼? 利尻らーめん味楽


二月上旬·晴

我想沒有幾多人如我:第一次去利尻島,一心吃的不是海膽,竟然是為了一碗拉麵。

這已是十二年前的事,那時對於香港人來說,稚內及利尻島都是北海道非常冷門的旅遊點。那時一心來利尻島尋吃,雖然知道這裡的馬糞海膽非常出名,但其實我是為了一碗昆布湯拉麵而來,說的就是這間店子。


店子在位於利尻島西面的利尻町,店子就在一幢兩層樓的民居內,店主一家就住在這裡的二樓。舖面分兩邊,外邊就是四人檯,埋邊就是四至六人座位的塌塌米房間。不過跟不少人氣拉麵店一樣,基本上大部份營業時間都座無虛席,食客也不能選擇座位的了。


餐牌上最基本的三款湯底,必吃的是烤醬油焼き醤油)湯底。這是每接到客人落單才逐碗煮的湯底,先在鑊內將醬油燒開。待醬油烤得呈現微微焦糖化及傳出濃烈香味之後,就加入昆布蔬菜豚骨雞肉湯再煮成湯底。加入芽菜,再注入淥好的拉麵上,加入叉燒、筍及紫菜,就成了烤醬油湯底。



號外:澳門精華遊 ~ 不能錯過的香葉牛肉 滿記東南亞美食


一月下旬·晴

其實不少的好食肆也是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發掘的,這間越南菜館就是一例。

這是在新濠天地辦美食團的第一天,團友吃的午餐是譽瓏軒。安頓好他們後,團長就趁中間的小空檔獨自去找吃的。乘25號巴士,就從路氹城來了筷子基


原本想吃的是宏安咖啡室,卻又遇普其定休日(唉!不定休!)。來這裡,純粹因為這裡在宏安咖啡室附近,而我也沒有幾多時間去另一個地方,就在這邊坐下吃東西。這裡環境跟一般的茶餐廳無異,有散座及卡位。四時來到,人客還不少的。晚上還有工作,不好喝酒,就先來杯青檸疏打



2020年7月10日 星期五

號外:北海道精華遊 ~ 在札幌於午夜之後可以在這裡找我 ホルモン酒場 風土


二月上旬·晴

過去一年內,因為美食團的業務關係,花了不少時間在札幌工作。人在這邊,當然吃了不少拉麵、成吉思汗、米芝蓮星店、疏乎里斑戟等等。不過要數我來得最多次的店子,一定是這裡。或者可以這樣說,隔不了兩天,總會有一晚在午晚時份會在這裡找到我。獨自坐在吧檯喝酒吃東西,風雨不改。


說到底這裡不是什麼名店,也不是旺場店又或是網上「高分店」。食物也沒有什麼「殺著」,就是一間普通得不得了的「酒場」。常來這裡,也有很多原因。當中當然是這裡開得很晚,平日這裡營業至凌晨三時,週五及週六更至早上五時。晚上有東西可吃,很重要。



另一個原因就是這裡是主打燒肉的地方,夜夜都可以來吃牛肉,就是我常來這裡的最主要原因了。店子分兩層,但我總是坐在地下吧檯最埋邊的座位。通常人未坐下,啤酒先點。這裡的啤酒非常夠凍,順喉好喝,一口就要喝小半杯。



2020年7月9日 星期四

號外:澳門精華遊 ~ 隱藏在筷子基的美食 宏安咖啡室


一月下旬·晴

這是個不可多得的地方,店子隱藏在筷子基的內街中。其實是年多前發掘了這裡,那時店子才剛裝修再開始營業。第一次來其實只是想喝杯咖啡,但卻發現好吃的東西好像不少。所以之後自己來了幾次,也帶過不少朋友來,大大話話都吃勻餐牌上想吃的東西吧。


小小的店子,但供應的菜式可真多。也不用看餐牌,因為絕大部份菜式也寫了在牆上。在這裡有不少東西也是必吃的,差不多每次都會點魷魚翼。是預先切了幾刀的,令吃起來就更爽口之餘,也看到店子的細心。




2020年7月8日 星期三

肉肉強食 ~ 愛鋸港式扒


七月上旬·晴

作為一個食評人加餐廳及零售的牛肉供應商,其實平時接觸的都是各地最好的牛肉。都是來自好產地兼要有一定質素之餘,部位也不能普通,這樣才能在香港市場殺出一條血路。自己去外地吃牛肉,總是挑最高級的去吃,餐廳在當地也要最高級數的。


不過作為香港人,尤其是我這個年紀的,總會對港式豉油西餐廳有點情意結。年青時在「港區扒房聖地」的灣仔區求學,那時的「三大扒房」:波士頓帝寶金都是我輩口荷包一有鬆動就去光顧的地方。波士頓的串標七打牛柳、帝寶的蒜蓉珍寶T骨扒及金都的燒汁西冷,號稱當時的三絕。


時移地易,食客對牛扒的要求漸高,對「疏打牛」也嗤之以鼻。不過正所謂吃開有感情,其實今天還不時去吃港式扒房。之前在這區工作,也發現這間新扒房。後來得知原來是鋒膳井巷子的主理人Nansen兄開的,那當然要找一晚來試試。


這是周二的晚上,目測店子是近乎座無虛席,至少來的時候是有條小人龍在排隊。還好我是一個人,一來就可以坐在餐廳一邊的二人檯。餐牌上的各式選擇都非常相宜,新西蘭西冷及肉眼就是$88,美國自然厚切豬扒只是$68,美式什扒就是$78,最貴的鹿兒島和牛肉眼才是$360。實惠的價位,或者也解釋了部份店子旺場的原因。選好餐點,先來藍妹,喝一杯才算。



2020年7月7日 星期二

號外:曼谷精華遊 ~ 曼谷食咩好:煎蠔餅?Thip Vulcanic Fried Mussels & Oysters(ทิพหอยทอดภูเขาไฟ)


八月中旬·晴

這個下午先去王子戲院吃肉丸粥,吃出一身汗(請按此參考舊食評)。走在舊城區,人多車多又加上悶熱非常,感覺都幾「旺角」。這天傍晚要回港了,下午沒有什麼特別事安排,不如再去吃東西吧。記得附近的蠔餅店剛開門,就走了過來。


店子不難找,就在舊城區地標之一的Robinson百貨公司隔離堀頭小路(50巷)的中段位置。舖面不大,裝修也很簡單。煎蠔餅的地方就在店前,路過也聞到煎蛋餅的香味。這裡的故事跟不少地道食店相若,不外乎就是原本是路邊檔而因為食物做得出色所以大受歡迎,結果後來就搬入月舖繼續經營。


餐牌很簡單,來這裡主要吃的是煎蠔餅。可以加入青口,又或是配飯也可以。全泰文的餐牌,還好可以立即在網上做功課,認著「หอยทับหอย」就是蠔餅的了(「หอยแมลงภู่ทอด」就是煎青口蛋餅,不要點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