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onsor

2014年7月28日星期一

號外:新加坡精華遊 ~ 新山阿明小廚 三樓米粉的故事


七月上旬•晴

我要兩只白胡椒炒蟹。」人未坐下,已落好單。
阿哥,香港來的嗎?要不要我們的三樓米粉?」老闆明哥問。
不了,我只吃蟹。」更何況這已是我今天走的第13間店的第14餐(某店要走兩次!)。
真的不吃三樓米粉,我們炒得好好吃呀!」明哥有點深深不忿。
不要了,吃不下。」我堅持。
要啦,個個客人都要的呀。」還是不肯罷休。
不了,只吃蟹就好了。」還是堅持。

故事其實由一年前開始

其實這是上一次來新山阿明小廚的場景及對白,那一次我要為上一本飲食著作「新加坡美食天書」工作,要在三天內吃六十多間餐廳,當中就包括這裡的白胡椒蟹,在計劃以外的食物也不大能吃。雖然三樓米粉我吃過,但明哥這份對三樓米粉的堅持我卻是念念不忘。心想,下一次再來新加坡,第一件事就來吃這米粉,並親手將敝作送他。

一年後再來,還這個心願

可惜書本原先預計的宣傳及推廣活動從來也沒發生過,很少再從有關機構聽到有關於此美食書的消息。而看了這本書朋友們也不斷的說,來新山阿明的話,老闆必定會問「是否香港的KC介紹來的?」,是的話不是有折頭,而要叮囑大家「唔好學佢咁,一定要吃三樓米粉!」。

一心來吃三樓米粉


2014年7月27日星期日

Jamie’s Italian Hong Kong ~ 新店率先看


六月下旬•晴

其實如果不是早前在新加坡試過這個品牌,也不會對此提起興趣。那次吃得滿意,覺得食物有水準,所以也自然對香港店有點期盼。最早是聽聞在年頭開業,但一直只聞樓梯響。直到暑假來臨,終於也收到這裡投入運作的消息了。

終於開業

地點在登龍街的金朝陽中心二期的二樓,來這裡要利用一旁的行人電梯。店子走的是鄉村風格,偏暗的燈光加上音樂背景,是一貫的意大利小餐館格局。不過比較起新加坡店來說,香港這邊酒吧成份多一點,那不用說,就先在酒吧跟一杯。

宜先喝一杯

有酒不能沒餚,往餐廳的一邊走,可以看到掛滿風乾火腿的檔口,當然還有一串串的蒜頭及車厘茄。其實這邊也是酒吧,就是風乾肉也有好幾款的選擇。在餐前,又或是在歡樂時光來喝一杯,也相當不錯吧。

掛滿風乾火腿


2014年7月25日星期五

港灣壹號 ~ 一個時代的終結


六月下旬•晴

這天專誠來這裡,就是為了試試本地粵菜泰斗江獻珠女士與店子合作設計的懷舊餐牌。在這幾年的飯局工作中,我們一直致力推動粵菜的普及與流行。而事實上每次回一些粵菜的經典名店去吃,就如陸羽得龍,還有鳳城蓮香居,總是連辦幾天也座無虛席。

再來,是為了一席懷舊宴

所以得知店子的大廚添哥及江女士合作的這個懷舊餐牌,據知當中有幾味是已近失傳的食譜。看到「戈渣」、「鷓鴣羹」、「蝦扇」、「豆豉雞」等菜名就叫人期待不已。畢竟今時今日還有心及有能力去做出這些老菜式的店子已不多,作為老饕也當然要把握每個機會的去吃。

手寫的餐牌

就在一個陽光普照的下午來到,餐廳為大家準備了手寫餐牌。有多少年未試過在席上會有手寫的餐牌?除了陸羽,就是這裡。而除了中文以外,還以英文書寫,貼心之餘,就是這份誠意也令人配服。大廚添哥出來打招呼,每次跟健談好客的他見面就好像跟老朋友談話一樣 ~ 事實上,不知不覺也跟他認識迎十年了!

大廚添哥


2014年7月24日星期四

鮨佐瀬 ~ 師傅出馬


五月中旬•晴

就在上次一起吃「」的時候,其實還同一時間約了此局。對於這裡,就其新張的時間來吃過(請按此參考舊食評),也在洋文雜誌專欄中撰文推介。在那段時間內在短時間來過兩次,一別就是兩年多。其實也是本人不多在本地吃刺身壽司,所以不是朋友建議,也總不會想到回這裡來。

幾年之後再來這個地方

由專人安排,早已約好佐瀬師傅並預留了這裡的貴賓房,可以自成一國的用餐。七時半來到,撥開暖簾進店,是夜也差不多客滿。店子還是老樣子,這裡的內部裝修是參照札幌壽司善的,座落其中感覺就如在那邊一樣,「」味十足。

由佐瀬師傅操刀

開動!


2014年7月22日星期二

聯發茶餐廳 ~ 因滑蛋之名


五月下旬‧晴

這裡從外表看來就是一間普通的茶餐廳,如果不是早前寫過澳洲牛奶公司的食評(請按此參考舊食評),也不會留意這裡。話說在面書分享對澳牛的食評之時,有網友提了這裡的名字。其實那時已來過一次,只是沒寫食評而已。

因澳牛而來

既然吃過,為何不寫食評?通常有幾個原因,這次是因為覺得來的時候可能過早,不是這裡真正的實力所在,那就作罷。忘記那一次的光顧,遲些再找個機會再來。過了一個月,因為聽聞這裡不錯,所以我又來了。

餐牌也有點澳牛影子

店子不是泛泛之輩,據探子回報,知道主理人吳先生的第二代在九龍城開立茶餐廳,拿餐牌一看,這邊雖然沒有甜點供應,但茶餐廳食物大致也走同一路線。最重要的還是據云這裡的滑蛋也是高水準,就是這樣也值得一試。

牆上雜誌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