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onsor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號外:東京精華遊 ~ 意料之外 鰻禅


五月上旬·雨轉晴

前言:

很多人也會問:「其實你是怎樣找到好餐廳的?」當然在這行這麼多年,我已有一套自己的搜尋機制。但或者大家不會知道,其實很多時是「」出來的,這天是一例。

這幾天來到東京跑業務,天天要到不同區域的不同店子,日程安排得密麻麻的。還好忙還忙,但過程還算是頗順利。只有一個地方,去到時才知道是忽然結業了。那沒法子,立即找替補。還好我有個很强的工作團隊,候補的名字立即出現而也鎻定目標。就在翌日的中午,我們跑來了原本從沒打算來的地區:淺草

還好雖然一切是即時的決定,但工作過程卻又異常順利。完成工作的時候,也順道在附近找吃的。雖然是來公龫,但當然是一早做好功課想定在那裡吃。但今早忽然來了淺草,唯有憑記憶行事。同事不大吃天丼,還好附近有一家蛋包飯老店。走了好一段路程來到,卻又發現其已不做午市(崩潰!)。

此時大家也很餓,怎麼辦好?就利用一下Google Map上的功能吧。在地圖上看到不少餐廳的標示,當中除了不少的速食店,還在幾條街之隔找到這裡的名字:鰻禅。不想這麼多,就來一試。

在很隨意的情況下來了這裡

進店已是一時四十五分,還好仍然營業中(拜託!)。撥開暖簾趟門而進,這𥚃是一間只有十來個座位的小店子,看環境及裝修擺設,應該還有點歴史。只見老廚師及女將在閒聊着,店內沒有客人,看來吃午飯的客人都離開了。比着平時見這個陣式,大多會另擇地方。但今天的折騰也夠了,就硬著頭皮坐下來吧。

小店子


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

號外:九州精華遊 ~ 不可能的任務 鮨 行天


三月下旬·晴

這是一個堅持將事情做到最好的故事,雖然這總是也不會帶到最理想的結局。

當構思「KC福岡米芝蓮美食之旅」的時候,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去吃的餐廳。還記得那時將逾半百在福岡市內的店子統統列出來,排首位的就是這間鮨店:鮨行天

極不起眼的門面

話說在最新的福岡米芝蓮推介中,位列最高級別的三星的只有一間店子,就是鮨行天。大廚及主理人行天健二36歲)出生於山口縣,是當今世上最年輕的米芝蓮三星鮨店師傅。三代皆是鮨店匠人,2003年開始在東京某著名鮨店修業,2009年於山口縣下関市開立自己的鮨店。

最年輕的米芝蓮三星壽司師傅:行天健二

2012年遷至現址(福岡市中央區),2014年摘下米芝蓮三星至今。擅長各類魚介食材,尤其能配合其特配的赤酢飯如大拖羅。握壽司手法獨特,特別令飯糰更有「空氣感」,咬起來口感特別鬆較不易有飽滯感。

只是十個位置的地方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號外:北海道精華遊 ~ 夜曲 えびそば一幻 総本店 (エビソバイチゲン)


四月下旬·晴

當然不是第一次吃一幻,但總本店卻是第一次來。還記得十多日前才跟同事吃香港一幻店,那時已說「有機會就去吃吃札幌店吧!」。因為只有這樣,才會完全明白將日本拉麵品牌帶到香港時,在品質上所必需承受的落差。

這是北海道米芝蓮美食團1.0在札幌的最後一夜

這是北海道米芝蓮美食團1.0在札幌的最後一夜,跟大家吃過宵夜,酒是喝飽了,但其實是沒有什麼東西吃過。因為真的倦,原本也想回酒店休息就算。還好是同事的堅持,我們來到這裡來。店子在橫街內,四周的舖頭也都關門了,就只有這裡還是熱熱鬧鬧的。

全吧檯位

這裡沒有散座,就只有長長的16個吧檯位。我們坐在其未端,可以看到忙碌的廚部員工在製作每一碗的拉麵。店子標磅的是每天由大量蝦頭去熬製的蝦湯底,味道除了味噌及鹽味以外,也有醬油味的選擇,此外就算湯頭的濃淡度也可以選擇加入不同份量的豚骨湯去調配。麵條方面,除了粗身的蛋麵,還可以選幼麵。

這碗拉麵才是這天正正式式的第一餐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Steak on Elgin ~ 伊利近街上的牛


四月下旬·晴

話說,為了保持身體在最佳狀態出團,最近在餐食上實行「減炭」。減少攝取炭水化合物,整個人感覺上是輕鬆了很多,每逢春天也來纏繞的痛風症也沒來了。當然少了醣,人是更容易疲倦及情緒不穩,但身體是輕快了不少。也因為「減炭」,在外食時選擇少了。但這裡,就是少數可以放心一點吃的地方。

小店子

店子在伊利近街的上端,其實不是以前的Tate,也完全漏忘了這裡來。小小的舖面,就只有二十來三十個座位。印象中在香港這樣子的小型扒房不太多(如The Den就是這一類),是晚一行六人,氣氛輕鬆熱鬧,感覺很不錯。

牛扒專門店


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Fang Fang ~ 意想不到


四月中旬·晴

或者,這是食評人的職業習慣。

朋友約吃飯,說這裡是他常來的地方。當他第一次提出來這裡的時候,我看店名,老實說是一點兒印象也沒有。在網上可靠的資訊不多,直覺告訴我這是間酒吧來的,不願意來。推了三、四次,但再見面他還是約在這裡,就在第n次後,我們終於在這裡吃午餐。

環境是不錯的

店子在LKF Tower 8樓,就是以前Casa Lisboa的位置。從電梯走出來,金髮外籍女待應帶我到靠窗邊的位置坐下。正午未到,朋友未來,見餐廳上掛著古代中國女士的畫像,我的偏見又來了。「是呃鬼佬的地方吧?」外籍經理拿來餐牌,順道介紹店子的菜式。我只有唯唯諾諾的應著,其實我不是「鬼佬」,看來不易「」吧?

找個午餐時間來試試

朋友來到,寒喧幾句,點菜的責任就在他的手中。只見他連珠炮發式的落單,又說安排了在晚餐才供應的菜式。我心想:原來你才是被呃的「鬼佬」。我點了看來這裡最可以信賴的項目,就是一杯冰凍的柚子烏龍茶雞尾酒。在餐廳外邊的酒吧,看來是頗別緻的。

冰凍的柚子烏龍茶雞尾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