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ponsor

2013年2月18日 星期一

湖舟寿司‧料理 ~ 酷


十二月中旬‧晴

去吃日本料理,遇上師傅心情不佳,就註定自找麻煩?

談起湖舟的歷史,或者各日本料理迷都會略知一二。店子八年前於渣甸中心開業,那時一味三色丼及海膽飯不單令店子街知巷聞,也令大師傅袖山聲名大噪。之後袖山師傅曾於亨利中心自立門戶,數年前又回湖舟掌廚。到了月前,搬了來這裡。

雅致的地方

一心為午市的十件師傅寿司お任せ定食而來,由袖山親自主理,賣$330也算合理。預早訂了位,準時在正午來到,我還是第一個客人。袖山師傅已在寿司檯準備,跟他打聲招呼,換來是一聲沒神沒氣的「」一聲。眼也沒瞄過這邊的,感覺一點寒意,已有點心知不妙...

帶點酷的袖山師傅

侍者拿來茶蒸蛋及年糕湯,還有點餐前漬物。不要少看一味茶蒸蛋,有水準的大廚從不會在這微細的項目上失手。這裡的做得嫩滑而有蛋香之餘亦甚清香,有水準。來的時候也正是新年期間,所以喝的是年糕湯。煙韌糯口的日式年糕配上漬物,正宗且美味。

有水準的茶蒸蛋

祝新年進步!

師傅握來一件寿司放在面前,看樣子是拖羅寿司吧。只見他一言不發的再繼續工作,雖然拖羅是易認,但也是交帶一聲好一點吧。「是拖羅嗎?」我問,回應就是「」的一聲。拖羅雖然是凍了一點,但口感豐腴鮮美而薄薄的掃上一層醬油也好吃。不過師傅的表現就令坐在案前的我吃得有點不是味兒。

以一件拖羅寿司開始

拖羅之後也是拖羅,不過就是以火槍輕輕灸過的火灸拖羅。熱力令油脂甘香揮發更盛,所以就是放在拖羅後吃也沒問題。再來就是赤身,跟拖羅一樣是掃上薄薄的醬油。怕魚油影響了味覺,跟口茶吃一片薑再吃就最好。這兩件寿司送上來同樣是無聲無息的,不過沒有問題,我還認得寿司是什麼。

經火灸的拖羅油脂更香

魚味濃郁的赤身

之後師傅加快握寿司的速度,很多時上一件未吃完下一件又來了。三件舌拿後就是幾款白身魚,厚切的魴鮄魚看上去粗厚的里肌令吃起來口感更爽,鰈魚紋理雖細緻但跟魴鮄魚一樣魚味是偏淡的,掃上一層薄醬油也正好適當的增味。這兩件寿司未吃也不知是什麼,而師傅也同樣的不主動解釋,唯有來一件問一件。師傅也問一句,答一句。

兩件一齊來...

深海池魚是冬天的時令魚類,下一味就是了。連皮的厚切,要令吃起來不韌而爽口,很靠師傅的刀功,袖山師傅是做到了。在魚皮上劃了幾刀,口感爽腴甘美,我愛吃此品更甚於拖羅。下一件的鯛魚寿司味較淡,也正好以之清一清口腔以迎接最後的三件寿司。

刀功出眾

清新的鯛魚達清洗口腔之效

這個十件的寿司定食以貝殼類寿司押尾,師傅先拿來北寄貝寿司。肉厚而彈牙鮮美,冬天不吃此品也不知要待何時。白蝦寿司是將褪了殼的白蝦肉堆在寿司飯上,軟腴甘香也非常好吃。最後就是海膽寿司,袖山師傅以此品馳名,當然也沒有不好吃的道理。

彈牙爽口也鮮美

白蝦及海膽是意想得到的好吃

十件寿司以外還有拖羅小卷作飽肚之物,吃得捧腹。值得一提的就是這裡的寿司是用上赤酢飯去握的,這是傳統江戶寿司的正統做法,亦更能帶出飯香,飯糰在大師傅的巧手下也做到緊緻但也不過實。不過吃師傅發辦的寿司卻不作主動介紹,試問客人又何來知道吃的是什麼?這等態度,不敢恭維

飽足非常

用上的是赤酢飯

看到店子招牌上旁的「」字就知道鰻魚也是這裡的拿手好戲,也來鰻魚弁当一試。用上是來自浜名湖的天然河鰻,掃上燒汁再蒲燒。冬天雖然不是鰻魚的時令季節,河鰻本身不太肥美,但外邊燒得微微焦香而吃起來肉質緊緻。比鰻魚更好吃的是墊底的日本米飯,軟熟的口感加上微甜帶鰻魚蒲燒汁,三扒兩撥就將之全部掃清,好吃。看來除了寿司,來吃鰻魚飯也不錯。

當然也要一試鰻魚弁当

也有水準

甜品是一小杯芝士蛋糕,味道濃郁且軟滑,份量適可而止也甚美味。平心而論,撇除師傅那受理不理的態度,單論這裡的食物質素及環境,是物有所值的。而其他女店員服務也實在是不錯,所以如果是日我不是坐在寿司吧檯的話,感受會有不同也說不定。

結論:值得一試


評分:(以5個&為滿分)
食物:&&&&1/2
服務:&&1/2
環境:&&&1/2

餐廳資料:
Kosyu
銅鑼灣軒尼詩道525號
澳門逸園中心18樓
2187 3800

1 則留言: